讨论再讨论8

讨论再讨论8


坤:己亥、癸酉、辛卯、戊子  
       那时这小女孩时年十六岁,在甲寅想去当妓女,心里很想知道自己是否会红的透,于是,就去找当时一位很有名气的盲瞽算师刘老先生去算自己以后的运程。刘老先生给她算出八件事情,这八件事情都一一获得灵验。
盲师断:
       一:自幼丧失父母,无奈给别人做了义女。
       二:只有两姐妹姐长她五岁。
       三:十年为妓,名气如日中天。
       四:二十岁戊午年第一次从良,嫁贵人为偏房。
       五:二十二岁庚申年再如青楼。
       六:二十四岁壬戌年第二次从良嫁为商人妇。
       七:二十五岁癸亥年第三次为娼,二十七岁乙丑年从良后嫁贵人为妾夺夫权。
       八:四十七岁乙酉年夫之家破。
宋老师的看法:
       这个八字辛金生在酉月为建禄格,属身旺。而又有水来淘洗且金水相涵,日干辛金对亥是沐浴属大桃花星。辛对月支酉是红艳,带有红艳的女人对于异性都是具有吸引的魅力。日支卯与子时也是桃花,这个八字的地支只欠缺一个午,综合了这些条件这个女命会做妓且必是艳明大噪。
       从她命中集结的桃花红艳,就可以了解到这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这是能红的最好的一个条件。甲戌运的甲寅年刚好是十六岁,双甲来泄水克土呈现活性交感,所以这一年卖身为妓。两甲克戊己土,戊己土印星俱去,印代表居住的房子,流年的寅也会克戌,她的印星斗碰了因此必须离开她的庇护所。
       关于姊妹两个姐长她五岁,这可能是用铁板神数所算出来的。
       这个八字卯酉冲,父母宫被冲此其一,偏财星卯也被冲而天干的两个戊己土印星戊被癸合,己土被坐支亥水及月干的癸水双夹变成泥沙,则印俱去,等于是和父母无缘。
       十六岁甲寅二十二岁庚申二十五岁癸亥年入娼,二十岁戊午二十四岁壬戌二十七岁乙丑年从良。从这些流年来看她的原命,原命的天干就有戊己土在克她的癸水食神星,如果遇到土的流年,会增强戊己土的力量来克癸水,癸水的力量就会消减,因此从良。而碰上木金水的流年,会克盗泄戊己,那癸水食神星就会猖狂,因此会在入青楼。
学者对此命的分析:
       日干辛卯是兑震两宫的藏支,兑数二表示姐妹两个,下震被艮止等于没有兄长,三至五爻的巽是长女且被艮至于上,巽为五,表示她上有一个姐比她大五岁。
       自幼丧失父母是卯木偏财被亥酉双金克死,虽有子水来生但子水无源。戊土正印在酉月属乾金,透于天干被坐下子水盗泄,虽有日干之辛金帮可惜辛金又被癸水泄尽。
       甲寅年大运甲戌,戌亥酉三金克卯木,流年寅亥合寅为暖土生金,卯被克尽。卯木代表我们日常花的钱,试想她没钱了在那个年代以她的年龄也只有卖身青楼。
       她能在青楼艳名大噪,除了她地支的三个桃花之外,更主要的就是她月干的癸水是她的食伤星,食伤代表能说会道。癸在坎宫,坎水的本身就代表娼妇,何况她的天干全是乾兑来生地支又坐兑金,兑又生于旺月,年支乾金又帮兑金。如此之旺得水表示她欲望强烈和感情如水般的淫荡,试想有哪个男人遇到她能逃脱这种似水般的柔情。这就是她能红及一时的决窍。
       二十岁戊午年嫁贵人。大运乙亥,乙木盗泄癸水,食神被制,使得她的欲望有所节制。流年戊癸合,更使的她的厌倦了这种夜夜新郎的日子。戊坐午火,午火是她的七杀,代表丈夫。等于节制她得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这个午火被大运亥,年支亥暗合,又被时支的子水冲破,表示这个午火是有家室的,但他在家里却得不到幸福才又纳妾。你们看到这里可能有些不明白了,是不是感觉乱了啊。不要着急,你慢慢的消化就会明白的清清楚楚。亥水属乾宫,她的日元辛金属兑宫,乾金就表示是比她大的女人先合了午火这个官星。午亥合是水克火的一种合,亥水在乾宫午火在离宫,所以亥水就是午火的财,也就是他的妻子。水克火也就表示他在家是没有幸福和地位。
       二十二岁流年庚申,癸水旺地支的申是坤土也来生她的乾兑金,又是欲火难耐,再度故地重游。
       二十四岁流年壬戌,戌合她日柱的卯木,财星在此被克尽,只好又再度嫁人。我们不要忽视她天干的壬水,这个壬水坐支是乾金,这个壬水很旺,带动她的欲望就更旺。在这样的流年嫁人后她也会到处留情,试想那个男人会能忍受这数不清的帽子。第二年的癸亥又去端起了她的旧饭碗。
       二十七岁流年乙丑,大运在丙子。双木制癸水,亥子丑会水局,使得亥水这个乾金不帮兑而去专心生水,水旺生木,木旺使她的八字走向中和而在次从良嫁为贵人妇。
       四十七岁流年乙酉,大运在丁丑。丑合子,丑土在艮宫,土克尽子水,卯木再次被三金克绝,她养命的财没了。我们在这就要想一想了,她嫁的是有钱的贵人,她没的钱花了,不就是说明她的夫家破产了吗。
       命印而去则母不我向。或聚少离多。不我向者,是父母之一有可能再婚而把我遗弃之意。
昭佑注:
       盲人命师断得如此轻巧,而有眼睛的学者连事后诸葛亮都做不了,也太说不过去了。
       没有论命方法而论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能坚持是何其壮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