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能可贵的新派八字方法1

难能可贵的新派八字方法1 


       李涵辰细致精确的占断让人赞叹,学了其所代表的新派八字方法后让我们感受到了应断精准的兴奋,但也感受到了错得离谱的难堪。我们当然希望所学的八字方法是全面正确的方法而能应用于一切判断,但这种状况的出现说明新派方法中存在着问题,如能解决存在的问题而使新派方法成为快捷好用的方法岂不是皆大欢喜?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


1、吉凶用忌的判断依据

       八字首先要解决的是吉凶判断的依据方法,确保判断吉凶的方法的正确是八字运算的前提。所有八字判断吉凶的依据都是以平衡为原则,促进平衡的方法都是扶抑,但平衡所依据的内容却不同,新派方法是以日干五行的旺衰为平衡的内容论吉凶的,而子平却是以命局阴阳二气为平衡的内容论吉凶的,平衡所依据的内容的不同则确定的用忌则不同,那么命局吉凶的判断结果肯定不同。


乾:      

         戊  壬  丙  壬      

         申  戌  辰  辰

8岁5个月17天始行大运,于交运年的二月九日交运。

新派方法论:

①、分析日干旺衰,定格局,分用忌神。

       分析旺衰:命中除日干外的七个字,都对日干起作用力,命局中帮身的印比力量之总和如果大于制身的财官伤之总和。日干以旺论;如果命局中制身的财官伤总和大于帮身的印比总和,日干以弱论。7个字都对日干起作用力,但是作用力大小都不相同,其中月令对日干的作用力大,月令对日干的作用力量七个字总力和的50%。(四条断日干旺衰的公式,如果不能确定日干旺衰的话,用此总则)。丙火日干生于戌月弱,月令不帮日干,但也不制丙火,日支辰土制日干,日干弱。命局中没有帮日干丙火之字,故日干从弱。

用神:壬壬辰辰申。

忌神:戊戌。

昭佑注:

       确定了命局中的8个字的用忌是不够的,确定用忌则必须确定已出现的8个字的用忌吉凶,还要确定不出现的14个字的用忌吉凶。我们虽然强调命局为吉凶模式的重要性,但所有的存在的吉凶定性是必须的。

       此确定用忌的方法是以丙从弱而以制丙为依据,确定壬壬辰辰申为用神。在传统方法中,丙火为阳而多喜见壬水为有阴阳平衡论吉,丙火多以壬为用神是毫无疑义的,但要以丙火的旺衰为依据,也就是以平衡为依据而确定是助丙火还是助壬水。

       现在所见的八字方法中有从格的规定,在以平衡为吉凶判断原则的八字方法中让人难以理解,平衡是有两个对立因素的共同有力的存在才能有的结果,才能有太极的存在,而以从强和从弱是什么样的平衡方法呢?以平衡为依据而论,从强从弱是不符合易学理论的。不符合理论的用法肯定是不正确的。不能某人说这样就是这样,也不能大家都说是这就是这样,八字方法既然是周易理论规定的运用方法则必须符合周易理论的规定。而实际检验中确定,八字方法中也不存在什么从强从弱的方法。

       新派断以水克火为吉,申中有金生水为用神,但金生水为用,金克木呢?那么木能生丙,木为用还是忌呢?以制丙为中心则木为忌,但新派以局中戊为忌神,那么甲出克戊时按方法论应该是制忌神的忌神之喜,而实际上甲出克戊时肯定为凶。木为忌而木起生丙的作用时实际是吉也是毫无疑义的。这就牵连到判断吉凶而确定用忌方法的问题,这是吉凶的根本问题。

       传统方法以戌月五阴之地壬透出而申泄土生水论水旺火弱,用戊克水救丙论贵,而戊根被申泄而难克水阴,断此造无贵无富。局中辰戌冲而旺金泄土、旺金生水、旺金克辰中乙木、戌中丁火被辰中癸伤,断水木运印有吉、身体有病凶、婚姻不吉、事业不吉。

       而新派八字方法在确定了用忌之后却对命局的富贵贫贱没有对应的判断,这样因不能掌握命局的格局整体而难落实准确的细节内容。

       新派方法以确定用忌神后进行岁运的应事运算,应事都在岁运中求。而正确的八字方法是在八字中确定吉凶应事而岁运只是落实、发生。这虽然牵涉到论命的根本问题,但新派方法本身追求的重点在于运年的细节应事,这也就不是计较的重点了。我们重点分析新派方法应事细节运算的思路和应事的定位思路的得失,从而达到能很好地运用新派方法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