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易学研究专家——潘昭佑先生

文:周水欣


我们在一个秋天探访易学研究专家潘昭佑先生。在这之前,听闻了他许多的奇闻异事。诸如学问深邃,诸如预测非常之准。我是比较平和中立的自然派,不会轻易信任或否定任何人与事。但是潘先生有一点吸引我:他投身易学的缘起以及期间深入学习的经历。他的学生们说,潘老师以前也算体制内的成功人士,掉入易学这个大海之后,全然抛弃之前种种荣华富贵,潜心钻研易经二十年。期间,并不以此为生,清贫苦读易经古书专著,甚至坚决与“江湖军马术”划清界限,不惜得罪一些江湖人士。这在我看来相当难得——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肯沉淀下来做学问,而不是急着输出所得甚至售出学问,对于易学这门古老神秘的科学,这本身就是不同凡响。


一进门,潘老师从书桌后迎上前来,微微笑。一张端正国字脸,鼻正口方。在友人介绍了我的姓名之后,他脱口而出,“你是春天出生的,名字好听,但是水多了。不过是适合写作的人。”我一怔。我的确春天出生。小时候有个和尚也跟我父母说,我的名字水多了。而我父母是唯物论者,不信这些。

这样的开场白,让人印象深刻。期间的访谈也变得比较融洽,距离感立即近了很多。


场景2


“您是如何对易学开始感兴趣的呢?”我问。

对于自己与易学结缘的根源,潘先生说,完全是无心插柳。潘先生是科班毕业,拥有三门学科证书的大学生,1991年下海经商,是那批人里的成功的商人。1998年,在连云港出差的他跟随一个朋友去乡下找一个“会算命”的村妇,朋友要算卦,他跟去看。那就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村妇,家里几代给人算命看相。朋友问的问题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他不信邪,自己也问了几个问题,真的很准啊!“不知道村妇是蒙人还是真有点什么,口中天干地支念念有词,可是那几个问题真的击中了我当时的困惑。”潘先生沉浸在往事里,“回来我就想,怎么会那么准?怎么算的?中国流传了千年的易经,一定有其道理吧!”第二天就去书店买了当时能买到的所有关于易学的书籍,从此“一入易门深似海”,一发而不可收拾。

“易经是中国古书,但其艰涩难懂世人皆知。您是如何展开钻研的呢?”我问。

“当时市面上能找到的所有书籍、研究成果,甚至教人占卜的江湖术,全部抱回来潜心钻研,这本那本的比对。有整整三年时间,完全沉浸其中,两耳不闻窗外事。茶不思饭不想。光是读书笔记就写了近千万字,一摞子一摞子高高铺满几间房间。”潘先生微笑道,“那时候看书入迷啊。可是后来,越看越疑惑,觉得书上的话,类似、疑似,似是而非,好像就是为了让人看不懂似的。我着急啊,知道遇到了瓶颈。于是决定走出去,去寻访民间高手,探讨周易到底想告诉世人什么!”

于是,又用了三年时间,他踏遍大江南北,去寻找同道中人,与他们交流、切磋。但结果却是大大的失望。几乎没有人能交流,大部分都是知道易学的一点点皮毛,以给人算命来“谋生”。而这其中的大部分人,让易学变成了被民间或学院派所诟病的“迷信”。之所以还有很多人趋之若鹜的相信,是因为易学的确有它的科学性,它的“准确率”是客观存在的。“如何全面、正确的理解易学理论,引进正确的认知,从而理论指导实践,让易学以科学的姿态出现,破除那些江湖军马术的旧影响,作出真正对人类有益的贡献?”潘先生开始深度思考,慢慢形成了这样的思想基础。他觉得,天将降大任于他肩膀,必须好好总结他潜心钻研了若干年所得出的易学研究成果,让它们造福人类。潘先生将易经的传统理论细细分解、提炼、浓缩,摒弃糟粕,取其精华,最终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先后写出《八字理论方法》、《四柱取象断法》、《天干地支》、《论疾病》等36部命理学专业著作和《运用风水》等4部风水著作。


IMG_2395_看图王


“那么,对易学,您的理解,它到底是什么呢”

“易学囊括了一切。”潘昭佑先生这么认为,“易经是人类科学的总纲,阐述了宇宙间一切事物的生长发展、变化消亡的所有规律,揭示着丰富和重要的生命信息。但是几千年来人们努力了解周易、运用周易都用在了为个人名利、祸福的“占卜”方面,而易经的博大精深远非这些“江湖军马术”所能涵盖。所以几千年来周易一直不能被社会重视,被认为是旁门左道。而实际上周易有其非常实际而精确的科学性与包容性,在认识世间一切存在及其规律方面,有方法依据。”

“在易学的研究方面,您打算将之如何运用在人类生活方面呢?”

这个话题一出口,潘先生就激动起来。他说,“易学能阐述一切存在的生长与消亡规律,能揭示生命的全部信息。”“这么说吧,周易是所有现象存在规律的解读公式。这个规律,有解读公式,这就是周易。生命密码就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周易啊。”潘先生一再强调,“这个理论非常重要。在人类医学健康方面,应该可以做出很大的贡献的。我将我的易学研究方向定位在“能为提升人类健康做出贡献”这个方面。力求运用易学理论,为人类的健康这个最大基准做些有意义的事。”

“周易派生的各种数术都是认识某一方面的吉凶,其中八字命理学是易理与人类社会结合最紧密的学术,可以揭示每一个生命个体的全部吉凶轨迹。按照这个轨迹,应该同样可以准确揭示每一个生命个体的健康、疾病、死亡的全过程。目前,全世界都在研究“精准医疗”这个大课题。西方医学以DNA细胞解构为基础,以检测DNA来说明每一个生命个体健康状况。而周易理论,则不仅能说明每一个生命个体的健康状况,而且可以预测具体疾病的发生和对应时间,从而有的放矢的对应解决方法,从而达到“精准医疗”的作用。”潘先生说,“如果每一个生命个体都能知道自己的各个时间段的健康疾病状况,就可以提前作预防性治疗,从而达到中国中医所说的“病向浅中医”的理念,达到科学养生的目的。这就是我此生研究易学的最终目的。”潘先生热切希望易学研究能够令“全人类趋向健康,在疾病的预防与治疗方面,少走弯路,少受苦痛。”

“那么,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呢?”

“让易学为人类健康保驾护航。”潘先生说。由于他的学术成果斐然,被任命为国家政府部门正式审批的孔子易学研究院的院长。作为中国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不但撰写了《易传》来阐释周易,晚年“老而喜易,纬编三绝”,而且他“删诗书,订礼乐,赞周易”,把《易》、《诗》、《书》、《礼》、《乐》、《春秋》作为六经教材教授弟子因而得以流传后代。孔子易学研究院的使命便是继续弘扬孔子对易学的传承,研究更多易学对人类的实用价值,造福社会,泽被后世。希望中国周易学者能共同努力,完成人类健康程序的运算,运用周易而为人类健康作贡献。孔子易学院成立以来,聘请了国内外很多专家、学者,在先后举办了很多讲座。同时与中医方面展开密切合作,治病救人。

潘昭佑先生对易学的研究成果,已经得到了社会各方面广泛的认可与推崇。他认为,“一沙一世界”,人作为宇宙之子,与天地同呼吸、共命运,其运势也必然顺应宇宙时间与空间运行的节律与法则而起伏。而古老悠久的周易学说,可以解释一切悬而未决。因此,对这门古老而严密的学问,应该以科学的态度来对待,而不是将之神秘化、神怪化。对易学的推广与宣讲,也是潘先生觉得非常迫切的任务。他觉得自己肩负这样的重责,未来,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作要做,还有漫长坎坷的路要走。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周易学告诉我们——一切都有定数。

告别的时候,天上下起毛毛细雨。空气湿润,雾蒙蒙看不见天空。“是水汽,不是雾霾。”潘先生随口说道,他好似能猜透我的心念。我从大衣里拿出准备掏口罩的手,与潘先生挥手告别。 希望不久的将来,潘先生的研究成果,能尽快服务饱经创伤的人类。让周易继续在古国发扬光大。


官网用3